炸糖球w

笑面青江/加贺见葵
伊达组/yusa/新选组/咖喱圈/怪化猫/鬼白/
中土/GOT/调香

老脸一红……知道了!(替女儿回答x

苟男人你说呢?????????
你猜我喜欢谁啊??????????
(气呼呼

立香alter视角的新宿特异点(全 员 恶 人(bushi)

不会起标题那就这样吧。半夜激情摸鱼,加入了枪身塔同盟的藤丸立香alter出没!和迦勒底的咕哒绝赞对立中!读起来有点(?)黑(大概) 私设大概有
ooc ooc ooc
接受ok那么——










"欢迎来到地狱,迦勒底的御主啊。
魔术使、魔兽、会动的人偶、以及被称为「雀蜂」的伪军人。与外界隔绝的监狱都市,魔境、魔乡,以及令人厌恶的恶都。换言之,我们将这里称作,隔绝魔境新宿。"

或许可以被称为「藤丸立香alter」的女孩坐在枪身塔顶冰冷的栏杆上愉悦地晃荡着双腿,嘲弄般复述着远处那位「新宿的archer」对她待宰的小羊羔献上的欢迎辞。

「喂喂,master,我提醒过你了,这儿离地面可不近,摔下去以后的样子可不会很漂亮。」
「我不会让自己摔下去的。毕竟那家伙来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别用那副"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吧"的表情看着我,我知道你会选择接住我,而且一定会接住我,assassin。」
「在这种地方,谁知道呢?」
嘴上是这么说着,绿色眼睛的暗杀者的手臂却极其自然地环住了她的肩膀。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痛恨所有这一切的呢?
是在哪一天、为什么,被不知名的力量灵子转移到这样的地狱的呢?
alter不知道,现在也懒得知道。
她和远处那个叫藤丸立香的御主或许本来该是一体,但现在却是结结实实的对立面。那个该死的、善良得让人恶心的御主从来都压制着自己的恶念,alter本不该出现,但冠位时间神殿的湮灭、医生的死亡和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让作为alter的她有了现世的可乘之机。人类最后的希望藤丸立香,总是不知疲倦地穿梭在特异点之间,拼尽所有拯救那可贵的人理。那所作所为换来的却是医生的死亡和魔法协会的质疑,还有迦勒底工作人员们不堪流言做出的"明智"选择——更改、乃至抹消她的种种功绩。而那个藤丸立香对此毫无怨言,真是个没有欲望的、圣女般高贵的御主啊。
她冷笑了。

或许在这里现世的确是个好选择,毕竟在这已经彻底扭曲的1999年的新宿,只有恶者才能更好地活下去。这里肮脏、危险又充斥着种种欲望,让她在厌恶的同时又感到一种并不令人排斥的归属感。
而她等待已久的,「那位」藤丸立香,终于进入了她的可狙击范围之内。
欢迎来到地狱。她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

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当然对这里知之甚少,那张姑且还算是保留着一点纯真的少女面孔让街上的小混混们盯上了她,但所幸她有足够的魔力来抵御这种程度的威胁。alter化御主的出现当然引起了枪身塔里那位archer先生的注意。也许单独来说,她并没有多么强大,但在遍地为恶的新宿,她的魔力不容小觑。一旦她与archer达成合作关系,她就能源源不断地为枪身塔联盟的诸位供给魔力和足够的后方支援,还有迦勒底至今为止的各种情报。而她开出的报酬并不多,只是得到同盟的庇护,以及亲眼目睹迦勒底御主的悲惨结局而已。
协议达成了。

这是个脆弱的同盟,每一个结盟者都是彻头彻尾的邪恶之人,各自心怀鬼胎却又默契地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以枪身塔为最终的据点,在新宿大肆挥霍自己的欲望,而其中大半,大约都是杀戮的欲望。
新宿的archer想要击碎整颗星球,这个计划她心知肚明。她觉得这计划的确荒谬,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也不失为一桩完美的犯罪。走到了这一步,她并不贪生怕死。她和被无铭称为「那个疯女人」的贞德alter有着类似的想法,"与其败北,不如全部杀光大家一起死"。alter或许和她倒是很能谈得来,但对方,以及那位反转的骑士王似乎并不打算加入枪身塔的同盟。
无妨。就让局势更混乱一些吧,让这躁动的、被烈焰灼烧着的扭曲新宿陷入彻头彻尾的疯狂。

枪身塔的archer终究还是「那位」archer,即使灵基分化了,有些属性也不会改变。这位五十几岁形迹可疑的大叔,即使再邪恶也总有点无关紧要的破绽。比如,来自一位年轻姑娘的「爸爸」。起初她只是玩笑般称呼了他一声,没想到正宣讲着他邪恶又伟大计划的archer居然停下了演算,罕见地挤出了两点眼泪,说什么「哦我的好女儿啊,再叫一声」。真是好笑,也挺有趣。同样在场的rider发出了意味不明类似呕吐的声音,无铭则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那位首领,assassin则当场大笑。

和archer恰恰相反的是,alter最谈得来的对象是assassin。
archer对他的评价是,「在除了本人以外谁都无法预料的时间点出其不意地杀人的人,根本说不上是正常的存在。那个啊,已经成为应该被称为杀人魔的存在了。就像充满了恶意的定时炸弹。」
她倒能捉摸几分那男人的性情。那人也是有趣,说着什么觉得这么有故事的小姑娘很有意思便凑上来,尽管与她只是暂时的盟友关系,却不吝于称她为「master」。按理说她已经很厌恶御主的身份了,但被他这样称呼,却并不感到讨厌。他对「主君」一类的东西总是有点执念。和这人相处总是不会让她乏味,他们甚至曾达成过这样的共识,也许在某个平行世界里,他们会成为恋人一样的关系。
但在这里应该不会是了。这里是混乱之地,比起庸俗无趣的爱情故事,他们更乐意并肩破坏、扰乱、掠夺,让不安和恐惧的因子充斥着整个新宿。

她与rider没什么好说的,交流起来太费劲,那家伙即使成为了avenger也没法交流。对生前的恋情抱有残念这点令人在意,但alter化的她并不会感动,只觉得弱点暴露得太拙劣了而已。

berserker和他的克里斯蒂娜占领着歌舞伎町。这两个「人」都如此狂化,让人难以分辨到底谁才是berserker。都是疯子,大概只要有这样的认知就够了。克里斯蒂娜和她的观众们每天都在发出噪音,魔性的女高音通过喇叭充斥着每条街道,期间掺杂着花腔歌手们机械的拍手声,附和的刺耳歌声,快速移动的脚步声,还有猎物们被残忍掠夺掠夺掠夺杀戮肢解拼接重组复活的滑腻声响。
alter不喜欢花腔歌手。她讨厌那股机械感,还有一靠近便能闻到的它们体内人体部件的腐臭味道。和berserker相处其实很简单,只要像那群花腔歌手一样给歌舞伎町的女帝鼓鼓掌,然后再即兴表演一段她从莎士比亚那听来的夸张客套话就能哄得他们开心。

alter是被不远处的爆炸声响吵醒的。她皱眉,披起assassin给她的毛毯,唤来了守门的"李尔王",然后爬上那巨大怪物的肩头,指使它带她去塔顶看看情况。
「哦呀,有好戏看了。」
她的小羊羔已经在新宿挣扎了好几天了,如今终于有点长进了。「那位」藤丸立香已经从初来乍到时看见路口塞了炸弹并发出规律婴儿啼哭声的婴儿车就不假思索冲过去准备加入自爆的无脑蠢蛋,变成了学会在花腔歌手体内设置炸弹并引发爆炸的……低级学徒了。
berserker现在应该死了吧。她估摸着歌舞伎町灵基反应的残存程度,好整以暇地想着。
那家伙总肉麻地唠叨着克里斯蒂娜是新宿最美丽的太阳,而且似乎到死都不肯闭上嘴。
枪身塔顶的寒风让她的橙发在地狱的夜空中猎猎飘动。
这新宿只需要一个太阳。
她来参与,她来催化,她来摧毁,她十分乐意亲眼见证枪身塔的导弹发射出去击碎所有这一切。
她的小羊羔对枪身塔发出了威胁的信号,但这并不足以让她忧心,反而给了她一个近乎疯狂的美妙灵感。
「啊啊,把你彻底摧毁,塞进花腔歌手的身体里,为我的所作所为机械击掌,应该是很不错的感觉吧?」
「藤 丸 立 香。」

安卓区 254390
来加好友鸭!!!!!
激情给好友投票♡

子爵迷妹一个鲤鱼打挺吹爆雏鹰组!!

我哭了大半夜的子爵又开始狂刷存在感 您有女朋友了能不能别老在我面前出现还一口一个我美丽的雏鹰啊??(但是螺旋圆舞曲的剧本真的特别好…好到每次玩都会被惊到…玛格达从来不是傻白甜 从破落贵族慢慢努力往上爬 现在已经从初入社交圈的雏鹰变成了能识破子爵措辞破绽的雄鹰了…子爵说「这里九成以上的贵族女性思考过的最严肃的事也不过如此」完全就是在说玛格达你跟她们都不一样好吗??官方你告诉我他只喜欢白星 对玛格达一点感觉都没有??不好意思 我不信鸭!!!!

我知道他认识凡瑟尔所有美人但是玛格达每次刺探情报出问题他都出现刷存在感真的???是偶然???吗???他有那么多闲工夫帮助所有好看姑娘吗????没有啊????「放心 是你的尺码」您啥时候量的?????玛格达三围你都倒背如流了您的「恋人」知道吗???

然后第二章主线他跟白星道谢「非常感谢你帮我们俩解了围」我!们!俩!!!!!!!我宣布你俩🔒了!!!!官方实锤不能攻略!!不能攻略只是打不到恋爱结局而已!!!!!在凡瑟尔大家都可以有自己喜欢的人都可以大声说出来!!!!!那么玛格达为什么就不可以保留一份喜欢呢!!!!!!不能打到恋爱结局对我磕这对cp又有什么影响呢!!!!相处模式很甜啊让人看着就嘴角疯狂上扬啊!!!!!我今天就要吹爆萨坎子爵x玛格达!!!!!姐妹们不要退缩!!!!!!爱他就大声说出来啊!!!!!

我终于对泽维尔下手了(bushi)
这个沙雕梗真合适啊……
去水印要花钱我就直接截掉了555
重度ooc 就看着乐一乐8!!
泽维尔真可爱wwwwwwwwww

玛格达→萨坎子爵x白星。

激情摸鱼,疯狂ooc,细节不要在意。
应该是个刀吧……剧情本来就给我疯狂塞刀555……可恶啊这个给人一颗糖然后立刻给个巴掌的男人……
我其实挺喜欢类似这种的刀的……??「永远得不到对方」莫名其妙地能引起我的共感,虽然无法攻略子爵是我心里永远的意难平……可能把子爵和玛格达的关系写得比剧情极端了一点_(:з)∠)_ 人偶这种感觉我自己还是很喜欢的
第一次跑进这个tag有点紧张_(:з)∠)_

方好看
你没梦错
我还真有只兔子
而且我兔球跟你的衣服特征还真有点相似……
四舍五入就是我和您🔒了(心满意足昏厥

心情不好 rua兔聊以慰藉8

《关于非正常死亡研究所内7K社畜生存现状》

日剧Unnatural背景√ 咕哒子√
人物都是有剧里原型的!
ooc!ooc!ooc!脑洞流!想到哪写到哪!
有点虐小恩!dbq!我很喜欢小恩的我努力写得可爱一点!

名为迦勒底的非自然死亡研究所是专业法医等等研究人员解剖研究逝者死因的地方!

【三澄美琴→藤丸立香♀  26】

法医专业毕业的成绩优异的普通女孩子藤丸立香。踏踏实实的超级乐天派,和吉尔伽美什医生一样热爱工作(但是过劳程度绝对不及对方x)。不习惯用手机。虽然看起来有非常美好的家庭但其实是被亲戚收养的,亲生父母在她幼年的时候曾经试图给她安眠药并拖着她集体自/杀(自爆?),但是立香觉得安眠药很难吃所以悄悄吐了出来,在卧室里快睡着的时候听见客厅里的爆炸声然后拼命逃了出来,是集体自杀事件里唯一的幸存者。很善解人意的类型,看起来没心没肺但其实相处久了会觉得「立香她、好像很少说自己的事情呢,感觉不会特别特别对人交心。」似乎对吉尔伽美什医生抱有朦胧的好感,但是常常因为他对周围人大骂「杂修」、老用「喂」来代替自己的名字而感到气急败坏。

现在的弟弟是咕哒君。妈妈是源赖光。有个经常出差的笨蛋爸爸莫里亚蒂,虽然很神通广大好像精通各种知识但每次立香打国际电话请教他问题的时候他都要很欠扁地「小立香~乖女儿~叫我一声Daddy我就回答你——」然后被立香一句「快点啦臭爸爸电话费很贵啊!!!」打回原形,一边抹老泪(假的)一边作出非常专业靠谱的回答。不知道为何此人似乎熟知犯罪心理学,说起来头头是道,好像天天在国外不是出差而是犯罪一样。虽然立香总觉得哪里不对但这个笨蛋爸爸姑且算是对自己的工作帮助很大就是了。

「有时间绝望,还不如高高兴兴去吃好吃的呢。」
「迦尔纳君认为,医生更有用,而法医只是关于死人的工作吗?不是哦,法医学,是为了未来而生的工作。」
「大家,不去吃肉吗?」
「伴侣就要找那种,让你觉得睡相很喜欢的人。……不、不是在说吉尔医生啦!那家伙睡着了也是板着脸超凶的!你说我怎么知道?不是的!只是偶尔加班去解剖室拿落下的工具看到了而已!」
「吉尔医生拿操作起来还真是精准啊……好像解剖室里那么多道具都是他的财宝一样……顺手掂来超级熟练的……(小声)」

【中堂系→吉尔伽美什(Caster) 32】

过激社畜吉尔医生,解剖的遗体数已经达到了五位数,并且今天也在绝赞工(挥)作(刀)中!明明长了一张帅脸可惜眼下时常挂着黑眼圈,对打理自己没啥兴趣但所幸衣品不错。天天黑着一张脸在研究所为所欲为(bushi),什么杂修混蛋随口就来所以气跑过保守估计约一百任助手,目前的助手是罗曼医生。活动范围基本不超出研究所,日常霸占所长(所长我想不出来谁合适就先空着吧 假设ta日常出差!)的办公室,睡觉就睡解剖台。(因为是挚友的身体最后存在的地方)

立香后来了解到吉尔医生最初来研究所似乎是因为他挚友的离世。在加班过程中震惊地发现面前是没有呼吸的挚友的吉尔伽美什一言不发地接下工作解剖了挚友,然后在下班时间没有人的科室里狠狠痛哭了一场。现在想起来觉得当时的自己很丢脸,但说是这么说,如果时间倒流他还是会哭。为了弄清挚友的死因而开始转到目前的研究所工作,可惜一直没有进展。那位像神明一样潇洒的画家恩奇都先生最后的面色也十分平静,身上没有一点伤痕,仿佛他的死亡只是神明的呼唤一样。(dbq我编不下去了!我写不了悬疑!我觉得就理解为神仙画手恩奇都被真·神仙叫上天h价约稿了8!!!!)

再说一下恩奇都!!恩奇都是当时一名匿名画(大)手(触),性格很自由,对很多事情都很好奇,是唯一能让暴躁吐槽身边杂修的吉尔医生安静下来的人。曾经准备出一本新的画集,讲了草绿色的鹿的旅行故事,可惜还没完成就被神仙约稿了。(我真的很喜欢小恩的!!!!我觉得除了神仙谁都不能伤害小恩!!!!!(发出竹鼠的大叫))

「如果想念能让人见到死去的人,那看来我的想念还不够深啊……杂修你在偷听吗给我出来!」
「人这种生物不管是谁,切开来剥皮后都只是一团肉而已。死了就明白了。」

对恩奇都:
「这家伙死了吗?(指了指绘本)」
「它变成了美丽的花哦」
「这是什么道理」
「这不是道理哦,吉尔。在温暖的、香气宜人的地方,变成美丽的花,不觉得很幸福吗?」

对立香:
「那家伙之前说什么,下次想画一个关于绿色的鹿的故事。」
「绿色的鹿?」
「啊。他的思维天马行空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不懂画,也不知道那家伙画得好不好。」
「如果再见到恩奇都先生的话,吉尔医生想跟他说什么呢?」
「……是哪个混蛋杀了你、这样的。」
「是我的话,会想问问看绿色的鹿长什么样哦。」
「……谁会在乎那种事啊?(无意识中已经超级稀有地笑了)」
「……那个,吉尔医生。」
「什么?」
「不用一个人背负所有的悲哀,一个人承受不了的。如果有立香可以帮忙的地方,请一定、一定叫上我。」

【久部六郎→迦尔纳 24】

暂时休学来研究所实习的大学生迦尔纳,话少,老实,超可靠。有的时候忍不住ky但是ky得让立香觉得很可爱。在这个城市里的唯一亲人是在市医院很有成就的医生弟弟阿周那,可惜关系好像不太好,被弟弟拒绝一起工作加上自己并不是很想继承医生世家的命运,所以就来了研究所体验生活。慢慢地喜欢上了立香但是不说,绝对不会说!跟立香上班路线顺路,有的时候会悄悄放慢脚步假装偶遇然后一起走,有的时候会在家附近的小公园里的大象滑梯上坐着发呆等立香,因为发呆过于入神所以被立香踮起脚尖轻轻敲了脑袋才反应过来。家附近有个很喜欢的花店。刚开始来研究所工作的时候,不习惯解剖室内不太美好的味道所以会在胸前口袋上别一朵小花来缓解,被立香发现了并且被笑嘻嘻调侃「迦尔纳君是因为不习惯糟糕的味道吗?是吗?是吧!那(靠近)那我以后就离迦尔纳君远一点啦♪」,以为暴露了所以白皙的脸突然有点变红然而憋不出什么有力的句子所以一直小声否认。后来经常把最喜欢的小花送给立香。

【东海林夕子→达芬奇亲 30】

立香的同事兼好友,超爱八卦,爱和立香下班以后大吃大喝。经常去健身房,经常抱怨自己本来超受男人欢迎但是对方一听到自己是女法医就纷纷退散了(可恶!这些大猪蹄!←达芬奇亲如是说道)。研究所里的大活跃吐槽役,经常对迦尔纳开玩笑(试图助攻迦尔纳但这人真的太不开窍了于是放弃了),很想吐槽吉尔医生糟糕的口癖但是没这个胆,这种时候一般都是立香用惊人的勇气非常普通地说「我直说了吉尔医生你不是惹人讨厌的体质而是你这样讲话真的就是很讨厌啊!」(其实立香是在阐述事实没错啦2333)。自称天才达芬奇亲☆~

「喂喂,立香,今天有个异性间交流会你跟我一起去吧☆ 喂立香听见我说话了吗快放下便当啦这种每天上午只能在更衣室里吃便当的糟糕生活真是最低了!」
「7k生活什么时候到头啊!脏、险、苦、规矩严、请不了假、化不了妆、结不成婚的7k!(日语里这几个词开头发音都是k)」

【坂本诚→罗曼 30】

吉尔医生的现任助手。30岁的宅男,老实但是人怂,柔软系男子(立香如是说道)。业务能力超强,工作多是没关系的,但是最受不了的就是被吉尔医生大骂杂修,这种时候必须摸一摸口袋里心爱的魔法☆梅莉玩偶才能好受一点这样子。曾经非常受挫地悄悄记录下了每个吉尔医生大骂杂修的瞬间,时间精确到分钟,统计出来发现一个月内被吉尔医生骂了852次杂修,于是崩溃了:「立、立香啊,杂……杂修这个词居然有这么多种用法吗?(颤抖)」差一点就要因为情绪低落而投诉吉尔医生并且辞职了,被立香紧急购买并赠送给他的五只魔法☆梅莉限量周边玩偶哄回来了。

和吉尔医生:
「动作快点!」
「!来了来了」
「快点!不然你是不是想听听你口袋里的那个公仔的真身其实是个男人的故(事)事(实)?」
「……不是这样的……梅莉不是……您别说了(拿解剖刀的手微微颤抖)」
「这是事实,况且本王(?)的确认识那个男人——(收到一个来自立香的毫不畏惧的怒瞪)好了开始工作吧杂修!」

「真想辞职啊……嗯,迦尔纳君好像是医生世家的孩子吧?实习完了应该很快就能去医院工作了,真好啊……不,我并不是讨厌这份工作。说到底,对迦尔纳君说着"想要辞职"还被发现自己辞职前还准备投诉吉尔医生然后获得一笔赔偿金,你一定觉得很可笑吧。但我是这样普通的人,做着普通的工作,除非意外,我的生活会一直平庸,甚至会越来越不好过,我和迦尔纳君不一样……对不起啊,说了这么多……嗯?!立香你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都、都听到了吗?为什么还在抹眼泪啊立香不要哭啊??梅莉玩偶?给我的吗……立香真的是……我也不想离开啊……(然后很丢人地在后辈们面前哭了)」

【拉二 33(好像没有原型啊!】
市医院院长,总之好像是个厉害的土豪,很信任院内的阿拉什医生和阿周那医生。达芬奇亲曾经在高级健身房遇见过他,第一印象是个美男子,听见此人笑声以后变成了「感觉有点麻烦的美男子」。和吉尔医生曾经大学同校,是关系很不错的校友,工作了互相也有个照应。经常在来研究所串门的时候谈起大学时代的吉尔医生「余记得那家伙以前可是非常健谈的!还非常爱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学的女生们都
说那家伙和余的笑声相得益彰!!意思就是余和那家伙就是大学校园里最亮眼的风景!!」「那家伙脾气已经比以前好多了,感激余吧!!!(立香:???逻辑好像有点问题因为是吉尔医生的事情所以总之、总之先继续听……)」
吉尔伽美什踹开了解剖室的门大骂杂修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然后摔了门就走。
拉二「???大不敬」

拉二之前有个妻子可惜对方红颜薄命。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被传拉二院长是超级爱妻家,本人啥都没回应。后来有一天在医院遇到达芬奇亲,眼睛一亮「这位不是健身房里那位美人吗?嗯,嗯,还记得余吗?」据说后来还作出了疑似临时起意激情求婚的究极土味发言,爱妻家人设彻底崩塌(但是没人敢当面吐槽)。

另外,秘书是超可靠的尼托,护士长毫不意外地是南丁格尔小姐√ 南丁格尔小姐和隔壁单位的吉尔医生一样是超级工作狂,对此两人曾经互相肯定了彼此的工作理念,但也仅此而已了。因为吉尔先生说「那女人每次看见病患就想截肢砍头的架势总让我想起大学时代某个跟在我身后死缠烂打的疯女人……不,没什么。」

护士里还有bb亲、梅芙亲和玉藻前等等!真是超不省心的、对病患心脏极其不友好的护士小姐们呢☆

「木林南云→梅菲斯托斯 ??」

年龄不明的在殡仪馆工作的神秘人物,经常带着神秘的微笑,不知为何好像和吉尔医生走得很近(是工作上的事啦!!!但并不很合法!!!!(日剧里有解释鸭))。其实是个池面,但总是有点神经质地抬手拨弄黑框眼镜,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那么这次的沙雕脑洞就到此结束啦!!!看过unnatural的大噶应该会懂更多梗惹!也希望没有看过的朋友去看看!我疯狂安利☆